欢迎广大网友投稿,微信热文、经典文章、视频、图片等,文章末尾可带公众号简介及二维码图片!

她又出现了!习近平身边的女翻译,原来是湖北人!

楚天都市报

 这两天,估计各位的朋友圈 


被 “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刷了屏吧


8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陪同来华进行国事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参观故宫博物院。

照片中一位女性引起了许多湖北人的注意——


就是此次的随行翻译周宇(上图二排右三)


周宇是一个地道“武汉伢”


周宇从初中开始就在武汉外国语学校就读,她的家在汉阳,父亲在汉阳钢厂工作。


1995年,周宇从武汉外国语学校毕业后,被保送到北京外国语大学英文专业。


1999年,她通过外交部的考试,成为一名翻译。



2015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美国时,她承担了部分翻译工作。



2015年9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参观美国塔科马市林肯中学。周宇(右一)担任习近平主席访美翻译。



2015年10月19日,习近平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时,担任翻译的周宇也受到广泛关注。在习近平出访英美期间,她和孙宁担纲“双主翻”,力求达到最好状态。




今年4月,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举行会晤时,担纲翻译的就是周宇。





这次特朗普来华进行国事访问,也是周宇第三次在中美元首会晤中担任翻译。



周宇现为外交部翻译司参赞兼处长,作为翻译司的业务骨干,她曾经为胡锦涛、温家宝、贾庆林等多位领导人担任翻译。


参赞是什么概念?


在我国国内工作的外交部工作人员,除了拥有行政级别外,还拥有外交官职衔。这个外交衔级共分为7种,周宇的参赞衔是第三级,仅次于大使衔和公使衔。此次由她来担任翻译,足见“国事访问+”的超高规格。


据介绍,外交部每年从录取的200多名新人中,选拔出英语基础最好的七、八位,最后留下三、四个人进入翻译司,竞争激烈可想而知。入选后,在工作过程中,还要接受“魔鬼训练”,继续刻苦钻研语言,不断练习,还要面临考核和淘汰。


目前外交部的翻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级别,一级是给国家主席、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做翻译的国家级高翻,二级是为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等级别的官员做翻译,三级是给部长或部长以下的官员做翻译。


她是党的十九大代表



前不久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上,周宇还作为党的十九大代表,在“党代表通道”接受了媒体采访。


现场采访视频


作为一名外交官,周宇在采访中表达了她工作中获得的切身感受:“我觉得习近平总书记是把中国的故事讲得最好的人。我个人体会,他的外交风格既自信,但同时又很谦逊。”


她说:“习主席常用上善若水、天下大同这样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说明我们外交政策上的一些主张,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总是能超越国界、超越时空,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共鸣。”


她还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上任伊始,有一位外国元首问他,您作为中国的国家主席,您觉得您的首要工作是哪些?当时主席说,我始终放在心上的有这样几件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不能搞丢了,老祖宗留下的地盘不能搞小了,我们确定的正确发展道路不能走歪了,老百姓的日子要过好了。我现在还能想起那位领导人脸上深受触动的表情,作为现场的一位中国人,我当时听完也是特别感动,非常朴实的几句话,但却有一种直指人心的力量。”


系武汉外校毕业高材生


武汉外国语学校退休教师詹必元曾教过周宇6年英语,“她的英语发音、书写、语法都很好,关键是她各科都好,语文理解和表达能力很强,这才是学好英语的基础”。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什么课外书,周宇都会尽量找来看。初中时,她还曾到泰国参加了一个国际环保论文比赛,获得了大奖。


回忆20年前的这名学生,周宇当年的班主任江晓生还是印象深刻:那时候周宇穿着很朴素,不爱打扮和花钱。她的父亲在汉阳钢厂工作,1991年,父亲给了周宇2元零花钱,到了周末,那2元钱分文未动。“别的小孩都爱买零食,但周宇很节俭,从不乱花钱”。


“周宇成绩好,从不吝惜帮助同学。有时候遇到题目很难,同学们不会做,周宇就会向老师请教,然后把解题方法写下来,放在同学抽屉里。”江晓生说。


中学6年,在江晓生印象中,周宇从没迟到过,这种很强的纪律性也带到了她现在的工作中。



已拿到博士学位


前些年,周宇准备攻读博士学位,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把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金融学的书全都复习了一遍,以第一的成绩通过了博士生入学考试。


虽然工作繁忙,但只要人在国内,周宇都会在同学微信群里和大家分享最近的收获。去年,周宇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的荣誉称号。


周宇已取得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的博士学位,还在微信群里晒了穿博士服的照片。 



翻译官们似乎风光无限,然而这份光鲜的背后同样有无数艰辛。在周宇看来,作为女性能胜任这份工作,身体要很好。


每逢重大场合,领导人车位都有固定排序,一般翻译都会和领导人同车或紧跟其后。但如果领导人在第一个车位,翻译被安排在第十个车位,“你就要一下车就跑,赶快跑到领导人身后,随他一起进入正式场合”。


周宇认为,做翻译“只有听不到,没有翻不出”。如果当时没有听到,就一定要问,“耳朵的敏感度要高,不能多问,否则别人就对你没信心了。”无论是诗词、还是专业术语,都一定要能翻译出来,“现在的领导人都懂英文,有时他会对你的翻译提出不同看法,不一定是在指责,只是提供一个更好的翻译建议”。


此外,参加国宴,翻译都随领导人入席,陪坐旁边。但翻译随时要翻译,常常没法吃东西,他们也学会了一些小诀窍:喝汤要一口吞下,不能太烫,吃菜要切成小块,能一口吃就全吞下最好。


链接:外交部20余位翻译 来自武汉外校


在外交部,周宇还有不少同事是她的校友。从事翻译工作的,至少有20余位是从武汉外校走出来的,其中有名的如费胜潮和蒋端。


费胜潮是武汉外国语学校1992届毕业生,1996年进入外交部翻译室工作,先后陪同国家领导人出访过50多个国家。他总能将温家宝的妙语连珠及时、正确地翻译出来。


蒋端,武汉外国语学校1982届毕业生。曾任江泽民、朱镕基等领导人的英文翻译。


来源:湖北日报、长安街知事、长江日报


领导说了!

你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

楚天都市报新闻爆料,随时随地!

1、新闻热线:027-86777777

2、新浪微博:私信或@楚天都市报  

3、"看楚天"APP:点击右上角“报料”“我要报料”即可 

本文由 “楚天都市报” 发布,由本地宝收录,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如果你不希望我们收录你的文章,请联系我们。